民粹主义论文 关于民粹主义论文范文参考资料

该文是关于民粹主义论文范文,为你的论文写作提供相关论文资料参考。

民粹主义是西方伴生物

民粹主义和 的关系这一问题既涉及对民粹主义发展的社会政治动因的理解,也涉及了对欧洲传统 政治运行机制及其发展方向的理解.在此问题上,主流政党、媒体以及学术界的立场不尽相同.主流社会在诉诸 捍卫欧洲主流价值而抵制民粹主义的同时,却忽视了对既有的 制度问题的反思.

近年来,欧洲民粹主义、尤其是右翼民粹主义政治力量的强势崛起挑战了欧洲既有的政治秩序,为欧盟的未来蒙上了阴影.欧洲主流社会的政治话语也日趋突出民粹主义对欧洲 的威胁.但在民粹主义和 的关系这一核心问题上,主流政党以及媒体的相关讨论存在许多模糊之处.这种模糊性限制了欧洲主流社会对自身传统体制危机的理解认识,由此也限制了主流政党应对民粹主义挑战的政治空间.

民粹主义是 的威胁?

过去20年,随着一些被归为民粹主义政党的政治力量的崛起和迅速发展,欧洲社会对来自民粹主义威胁的感受也日渐强烈.但民粹主义本是一个泛泛之词,用以指称任何反既有体制或制度安排的政治行为.目前在欧洲,人们往往把各种反全球化、反欧盟的主张者统统归为民粹主义者.其实,欧洲民粹主义既包括了一般所指的右翼民粹主义,也包括了众多来自左翼激进阵营的民粹主义.其政治诉求差异很大.

这也使得民粹主义和 的关系这一问题变得更为复杂.对于置身政治运动的行为者来说,对民粹主义和 关系产生的不同的、甚至大相径庭的评价,主要是由其政治立场所决定的.如当代著名自由主义学者达仁多夫所言,“对于一个人来说是民粹主义,对另一个人来说是 ,反之亦然”.[1]和之类似,学者们的认识分歧往往也因视角不同而致.

主流媒体以及政治家语言中的民粹主义往往被贴上明确的反 的政治标签.对于主流政党或建制派的维护者来说,民粹主义政治不仅威胁到了既有的政治秩序,更挑战到了欧洲传统的 政治原则.其反建制、反精英实质是在反代议 制.其极化的政治倾向、不妥协的政治方式,以及针对脆弱少数族群的侵犯,也都有违既有的主流价值观念,是对 的威胁.因此不难理解,欧洲主流社会和主流媒体对民粹主义是以讨伐为主.一些舆论在呼吁加强 力量的联合以抵制民粹主义之时,甚至把它等同于历史上的法西斯主义.[2]

但这种标签式的观点忽视了民粹主义支持者自身的话语诉求,忽视了体现民粹主义多样性构成的诉求差异,也忽视了目前的欧洲右翼民粹主义和历史上的极端民粹主义的不同.[3]在民粹主义的话语中,“精英”、建制、国家、体制等常常是导致危机、腐败和功能紊乱的根源.[4]敌视政党和中间组织是要求将尽可能的权力掌握在公民手中.因而对其支持者来说,民粹主义是对寡头官僚政治、对大多数 的公共机构缺乏 的合法性的一种反应.[5]但在共同的反建制形式下,左右翼的民粹主义往往表达了不同的政治诉求.如同为反全球化、反欧盟,右翼民粹主义诉诸于一种带有狭隘民族主义意识的本土主义,它将非本土的人群归为和本土“人民”相对立的“他者”;而左翼民粹主义则是针对欧盟的新自由主义制度安排.欧洲经济危机中一些左翼民粹主义政党也是在反紧缩的旗帜下获得发展的.其所诉求的人 权要求更广泛、更直接的 参和.一些经验的分析也显示,欧洲疑欧派中的左翼民粹主义更为强调 的参和,尤其强调人民的 权利,而右翼民粹主义则不然.[6]

上述观点和趋向也通过一些学术的语言表达出来.其中主要有两种观点倾向.一种更趋向于消极地看待民粹主义和 的关系.这主要是基于对民粹主义作为一种思想和一种政治行为方式的理解.作为一种思想意识,民粹主义“把社会从根本上分裂为两个同质且对立的群体,即‘纯洁的人民’对‘腐败的精英’,并认为政治应该是人民的普遍意愿的表达.”[7]这种二元的世界观——其实质是一种一元主义世界观——是和西方现代 所承诺的多元主义不相容的.而作为一种政治方式,民粹主义往往诉诸于一些煽动家的方法.如以煽動式的言行、突出普通人民和职业政治家的对立观念来吸引人们的关注;为强化人们的认同感,民粹主义者往往利用并依赖于一种迎合大众的语言,其特征是粗俗、极度的简单化、夸张的言行.一些政治学教科书甚至直接将民粹主义定义为一种蛊惑人心的政治方式,它主要诉诸于那些感到自己被富人和权力者剥削和压制的人们的一种偏见和感情.[8]而这些都是有违一般所谓的 的政治文化.[9]

另一种相对中性的观点则认为,民粹主义本身既非 也非反 ——不同形式的社会运动都可声称代表人民并诉求于直接的参和形式——但至少它和 是可兼容的.[10]把民粹主义等同于煽动行为也过于简单,因为利用一些精巧的技术手段,利用奉承和过分的承诺来吸引选民,这在当代 国家中是普遍的做法.尽管民粹主义和自由主义观点之间存在很大分歧,但这并不必然导致民粹主义和 的正面冲突.民粹主义虽明显表现出对代议制的不信任,但它并不必然转化为否认 .它表示了一种要求参和式 的需要,而这正是既有的代议制 所不能满足人们的.[11]问题在于民粹主义运动对魅力型领袖或“强人”的依赖有可能助长潜在的 趋向,尤其是在 制度虚弱的环境之下.

民粹主义是西方 的伴生物

有关欧洲民粹主义和 的关系问题涉及到了一种解释的理论框架问题.在欧洲,有关民粹主义,尤其是右翼民粹主义的解释长期受一种被称为“正常的病态”(normal pathology)理论范式的主导.根据这种理论,右翼民粹主义是当代西欧 的一种反常现象.在“正常”环境下,西方 国家只有很少部分的人相信右翼民粹主义政治的要求.一些特定的社会变化——诸如全球化、风险社会——导致了“赢家”和“输家”之间的分裂,后者往往以非理性的 支持民粹主义政党的方式来表示愤怒和 .按照这种理解,民粹主义只是一种病态的残留,是和主流意识形态背离的.

但这种解释框架无法说明为何欧洲越来越多的民众——它们不再只是社会的少部分人群——会接受和认可那些带有明显偏狭特征的民粹主义主张.一些学者也通过一系列的社会调查数据考察民众的立场,说明正常的病态理论经不起经验的分析.民粹主义激进右翼的思想和西方 的主流意识形态并不背离,民粹主义右翼的态度也并不只是由欧洲的少数人所拥有.由此人们提出一种对民粹主义的新的理解解释,即认为最好能将右翼民粹主义理解为一种“病态的常态”(pathological normalcy),它和主流的观念相连,在很大程度上是和大众的态度和政策立场一致的.病态的常态理论并不是必然要说民粹主义激进右翼是当代 社会主流的一部分,而是认为,从意识形态和从民众的态度来看,它体现了主流观念的激进化.经验表明,民粹主义激进右翼的意识形态也被主流社会(包括精英和大众)所共有,尽管是以温和的形式.这种范式转变对理解民粹主义激进右翼和西方 之间的关系意义重要.两者之间关系的关键不同并不是根本性的对立,而是程度,即相同观念中的温和和激进的不同.而且,民粹主义激进右翼的态度和观念并非边缘化.它们相当普遍,只是要比民粹主义激进右翼政党所表达的更为温和.[12]实际上,作为这一理论的代表人物,荷兰学者卡斯·穆德早在2004年就提出了一个重要概念,即民粹主义已经成为一种时代思潮,它并不只是限于少数边缘化群体,其话语和观念已经在不同程度上为主流社会包括主流政党所吸收和表达了.[13]

民粹主义论文范文结:

关于本文可作为相关专业民粹主义论文写作研究的大学硕士与本科毕业论文中国新纳粹汉族主义论文开题报告范文和职称论文参考文献资料。

1、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论文

2、马克思主义论文题目

3、马克思主义投稿

4、马克思主义论文

5、马克思主义杂志

6、马克思主义哲学论文